“ The Silicon valley is coming to eat Wall Street’s lunch ”

— Jamie Dimon, CEO of JP Morgan  

金融科技在這兩年成為產官學界極為關注的焦點,不僅是因為 Jamie Dimon 的一句話;而是因為在共享經濟、行動經濟的驅動下,數位產業在顛覆了各行各業後,終於來敲金融業大門,並成就數位經濟的最後一塊拼圖。

以下我將簡化學校的專題課程報告,加上彙整相關網路與圖書資料,對「金融科技」這炙手可熱的主題進行懶人包式的說明。這篇文章主要會針對金融科技的基本發展以及意涵做介紹;接下來還會發表相關書籍的書摘以及垂直分類的分析比較。

開始前的小滴咕:因為希望將學校所學也應用在部落格撰寫上,所以部分文章內容會與台灣社會、政治、法律與經濟現況做連結。接下來就進入正題吧!

Section 1, 還權於民 (Power to the People)

在討論這個概念前,想先簡單介紹一下金融科技的定義。其實從字面上就可以知道,所謂金融科技就是「金融」與「科技」的相互融合。以 wikipedia 對金融科技的定義為基礎,我認為其中包含兩個主要意涵:第一是將原本傳統金融產業的功能數位化;第二則是將相關數位應用帶入金融產業,進而發展出新型態的服務和商品。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,原則上都可以歸結於「優化」兩個字,在這個數位經濟蓬勃發展的世代,當所有產業遇上網路科技都能達到優化的效果。

回到「還權於民」這個概念,我想以一個例子來說明會比較好理解。大家應該都有「轉帳」的經驗,而當 fintech 新創公司將轉帳的整個過程透明化,同時刪除中間的種種費用;那麼就能讓每個使用此服務的人清楚掌控自己的資金流動狀況。

金融科技在許多金融服務的過程中扮演資訊提供者的角色,讓原本只有少數人能夠取得的資訊具備易得、透明化的特性;如此一來資訊不對稱的問題便會減少,這可以說是「資訊民主化」的重大進展。

Section 2, 用幾張圖看看國內外發展

1. 國際發展時間軸

在香港大學的一份分析報告中,Arner 教授將國際的 FinTech 發展分成 3 個主要的階段,以下用一張表格說明:

%e8%9e%a2%e5%b9%95%e5%bf%ab%e7%85%a7-2017-02-24-%e4%b8%8b%e5%8d%882-25-20

▲ 1866-1967, 金融業和科技業結合促進金融全球化

▲ 1967-2008, 傳統金融機構初步邁向數位化

▲ 2008 的金融危機 (financial Crisis) 成為金融科技開始快速發展的轉捩點

▲2008-Current, 行動與網路經濟的發展促使新創公司接連成立

2. 國內發展

%e5%9c%96%e7%89%87-1

%e5%9c%96%e7%89%87-2

*陽光小滴咕:在整理台灣金融科技的發展過程時,不禁感慨相關規劃與政策的「馬後砲」及「被害妄想」特性,更令人無奈的是這樣的性質在很多台灣政策上都能看到。詳細內容請看下方的「台灣現行制度有什麼 bug」!

3. 國際市場狀況

Global Investment in FinTech (2010-2015)

▲2015 年全球對 FinTech 的投資較 2010 年成長約 12 倍

%e8%9e%a2%e5%b9%95%e5%bf%ab%e7%85%a7-2017-02-21-%e4%b8%8b%e5%8d%8812-15-39

Annual Global Financing Trend to VC-Backed FinTech Companies (2012-2016)

%e8%9e%a2%e5%b9%95%e5%bf%ab%e7%85%a7-2017-02-24-%e4%b8%8b%e5%8d%884-16-56

Top 20 Global VC-Backed Financial Deals

▲2016 年創投對金融科技 startups 共有 836 個投資發生,以下這張圖標示了前 20 大的交易 (CBINSIGHTS)

%e8%9e%a2%e5%b9%95%e5%bf%ab%e7%85%a7-2017-02-24-%e4%b8%8b%e5%8d%884-24-03

*陽光小滴咕:從上圖可以發現中國的金融科技市場發展蓬勃,其中與借貸相關的公司更是走在前端,或許值得再更深入研究!

Section 3, 台灣現行制度有什麼 bug

1.  格局過小、思維保守

目前我國金融科技政策仍然停留在「金融機構數位化」的思維,無論是從「金融科技發展策略白皮書」或「金融科技十大推動計畫」的主要內容來看,都可以發現政府似乎混淆了「數位金融 3.0」和「金融科技」的定義。以下用一張對照表看看兩者的差別:

%e8%9e%a2%e5%b9%95%e5%bf%ab%e7%85%a7-2017-02-22-%e4%b8%8b%e5%8d%884-33-53

若讓我簡單小結數位金融 3.0 以及金融科技的差異,我個人認為前者是「優化」的過程,而後者則是種「創新」。台灣現在所謂的 FinTech 相關政策基本上都只是走在「優化」這條路上,以傳統金融業為中心,將金融科技相關事業看做金融集團的相關企業。

我國政府如果繼續這樣格局小、不以整個金融服務生態系統的思維來制定相關政策,僅監管現有金融機構數位化,實質上離真正的「金融科技」就還有相當長遠的路要走。

2. 把陳述事實當作策略制定

絕大多數產業的網路化的創新都來自既有體系之外,FinTech 當然也不例外。但在台灣,金管會對於金融科技的規劃和想像,多半是讓既有金融機構或體系去適應已經在發生的事實;然後針對這些「事實」來設想及制定相關的監管策略。而不是對未來可能或即將發生的創新去預想因應、轉型的辦法。

政策白皮書所列出的策略內容,幾乎都只是目前市場上業者早已施行的項目,例如:保險業者業者運用 big data 來分析保戶的行為模式,進而應用在保費的設計及訂定上面。若金管會仍然無法跳脫計畫性、指導性以及監理性的思維,我們只能陷在被動追趕的框架中。

Section 4, 小結

1.  破壞式創新

金融業的「破壞式創新」,是一種與傳統金融市場發展趨勢背道而馳的創新活動,其破壞力不可忽視。因為以現在市場上金融機構的心態、利益機制和監管體制,都不容易突破破壞式創新所造成的困境,除非以體制外的方式來推動這種創新。金融科技的發展不僅讓服務使用者得到全新的消費者體業;同時也使業者面臨跨國界、跨行業的競爭與挑戰。

FinTech 已經是世界的潮流,對傳統金融業造成強烈的衝擊。而台灣的金融業有著「穩定有餘、創新不足」的性質,不論是銀行、保險、證券等服務都存在很多限制,因此的確需要更多破壞式的創新來加速改造。

2. 潛在反作用力

以那些爭權奪利、勾心鬥角的宮廷劇來比喻,舊勢力及保守派的存在往往會阻撓剛登基或即將上位的王掌權、制定新規定;還有可能形成政變或篡位的危機。當然現代社會是不太會有這種極端的事情發生,但在一個產業發展創新的過程中,必定會有一些傳統的既得利益者出聲反對。

電子業和生技業能夠在台灣成功發展的一個主因是,這兩個行業奠基時都沒有既得利益者的反對聲浪。無論是 40 年前的半導體,還是 20 年前的生技產業,在發展的過程中都沒有篡其他業者的位;也沒有破壞什麼既有的生態及規範。但是不管是本篇文章在討論的金融科技,或者是其他網路新創行業,都有明顯的舊勢力存在,因此台灣在發展這些新興行業時,真的不該忽視既有業者可能造成的潛在反作用力;更不應該用舊的方法去處理新的問題。


參考資料
1. THE GLOBAL FINTECH REPORT: 2016 IN REVIEW (CBINSIGHTS)
2. FinTech: Evolution and Regulation
3. Fintech and the evolving landscape: landing points for the industry
4. 金融科技發展策略白皮書
廣告

3 thoughts on “FinTech|破壞式創新又一力作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